首页 > 挽回爱情 > 谎言已是常态,可以看的懂,但别看不开!
2016
09-14

谎言已是常态,可以看的懂,但别看不开!

林老师在微信上问我:哪个病房?

她是幼稚园的老师,教过我堂哥的儿子,之前一次聚会,跟我还有出车祸的两情侣唱过K,平时没啥交集,为什么突然提出看望?

我觉得有些不理解,毕竟我们关系没有好到这种地步,是她真心心疼这两车祸的朋友?这个概率也很低。

咱是尊敬老师的,老师问,咱肯定如实回答,告诉她在哪个楼,哪个病房。

我打电话,给我朋友,说林老师要到病房了,我现在过来……..

朋友问,哪个林老师…….

解释了半天。

带了一个果篮,我们寒暄了半天,能有朋友惦记,这是咱无比的荣耀,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坐了几分钟,问了问怎么撞的,严不严重,手术恢复的如何,等等。

探望病号毕竟不是开PARTY,一般坐几分钟就走,我送她下楼。

我总觉得她有事找我,可是我也不好意思主动问人家你找我有事吗?

她走了。

回到病房,我觉得别扭,她肯定有事,朋友也是这种感觉,她貌似有啥话要说,但是因为场合不合适,没说。

我在微信上问了一句:林老师,是不是需要我帮忙?

过了半小时,她回了一句:的确有点小事要麻烦您。

我说,别用您,你直接吩咐就行,我能做到,肯定去做。

她问,你跟XX中介熟不?

我问,老板是不是个女的。

她说,是。

我说,我不熟,但是我有朋友跟那边很熟,我朋友开球馆,她在那里投了广告,位置很大,说明关系很好。

她问,你跟你朋友关系如何?

我说,我很少说谁是我朋友,只要说是,肯定没任何问题。

她说,我把自己的房子卖了,然后又买了一套,急急忙忙地交了2万块钱定金,回到家我越想越觉得不合适,连房子都没看就把定金交了,第二天我去一看,那房子太差劲了,我就后悔了,要求退定金,中介不仅仅不退,反而要让我支付违约金。

我说,这个事很好解决,你把定金不要了就行。

她说,不行,现在赖上我了。

我说,我个人推测,可能是你们协商过程是不是语气不好?

她说,有可能,我太急了,主要是我老公不知道。

我说,那你也太大胆了。

她说,你帮我问问?

我说,行,但是我不能打百分之百的保证,因为我不知道真相是什么,若是真如你描述,应该没啥问题。

话,不能只听一方。

既不能完全听王宝强的,也不能完全听马蓉的,否则我们都有用唾沫淹死一方的冲动。听林老师一描述,感觉XX中介真黑。

我找到球馆的馆长,让他陪我一起去解决这个事,去了一问。

事情,绝非这么简单。

是林老师选择让中介垫资,业务办理到了一半,她提出不买了,中介那边已经开始跑网签手续了……

最终协商的结果是不再追究,2万定金不再退回,要求把2万的定金条也退给中介,怕有后患。

林老师同意。

林老师感动,我知道这份感动是暂时的,人在遇到困难时会无限放大困难,例如我朋友出车祸,我非常担心,话都不敢说,打完石膏后呢?我马上出去吃饭了,很不理解为什么刚才那么怕,在担心啥?不就是追个尾么?甚至我还在文章中笑他不是老司机。

过一段时间,林老师可能会这么想,我自己也能解决这个事,而且也许能把2万元要回来呢?

特别是当她跟朋友讲起这个事,而她朋友又是那种无所不能型的,啥?你咋不找我?找我肯定把2万元给你要回来。

那时,她可能会觉得Huang不给力。

在这个阶段,她感动,是真的,过一段时间,会不满,也是对的。

谎言已是常态,可以看的懂,但别看不开! - 第1张  | 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

大家好,我是Huang,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成员之一。刚才我阐述林老师这件事的时候,用了一句“话,不能只听一方。”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这是常态,每个人每天都会说谎,包括我,包括你。曾有相关试验指出,每天与我们交流的10个人中,就有5个人在说谎。

即便一个人再善良,平均每天说谎的次数也不少于两次。说谎原因大多是想隐瞒一些事情或是不想被人看透心思,所以才会采取一些手段进行掩饰。

所以在这里,我说谎言已是常态。

可以看的懂,但别看不开!这句怎么理解呢?

比如在林老师这件事中,我拆穿林老师的小谎言有意思么?没意思。只会让对方感觉没面子,甚至对方可能会尽其所能的在其朋友圈子中宣传Huang是一个没义气,见死不救,不值得交朋友的人。

同样的,如果我看不懂林老师语言中的小谎言,或者说没有这样的概念,那么我又有可能得罪了我另外那边的做球馆的朋友。

所以各位小伙伴们要记住:“可以看的懂,但别看不开!”

大部分没有在协助下的挽回者,很难正确的认识到被挽回者反馈过来的情景,信息是否是泡沫。这就导致了这部分挽回者,很多时候“自我感觉良好”,却突然发现对方要结婚了!

在这里我们就来分享一些,常见的如何处理“看得懂”。

总的来说,人类对于鉴别他人是否在说谎这件事情都挺不在行。有研究表明,就算是“专业鉴谎者”——比如侦探、心理学家,以及法官——相较起其他人也并没有更高明。

一名警察约谈一个嫌疑人,问道:“事发当天你都在做什么?”

嫌疑人回答说:“我八点去了便利店,十点在上班的路上,十二点在吃工作餐…..”

这位嫌疑人将时间地点回答得非常流利,似乎完全可以证明自己当时并不在作案现场。

杰克接着追问到:“请你把你刚才说的事情,按从后往前的顺序再说一遍好吗?”

经过长时间停顿后,嫌疑人支支吾吾地说:“下午五点的时候,我……我在…….”

由此可见,嫌疑人根本无法将自己所做的事情倒述出来。

谎言已是常态,可以看的懂,但别看不开! - 第2张  | 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

对于准备说谎的人来说,他们会事先编造一番流利的对答,但是由于没有切实参与过这些事情,所以这些事情不能进入深层记忆。如果让他们倒着说出所做的事情,便会露出马脚。

下次当你面对一个高明的说谎者时,可以假装自己没有听清他刚才的叙述,从他所说的事件中抽出几个时间点,让他对其重新进行描述,如果他不能流利地答出来,说谎的事实就显而易见了。

一般来说识穿谎言你需要让叙述者讲述精确的细节,越精确越好,并让他们在讲述故事的过程中所耗费的心理能量最大化,从而让心理学家所说的“认知负荷”上升。当他们尝试重建情境时,你可以采用所谓的外延法(将对事件的描述延展出去):“真的么?”“告诉我更多有关这件事的事情。”

当然显然在挽回过程中,你的角色位置一般都不允许你有如此强硬的条件,比如对方凯凯而谈与新欢的一些事情,你迫切希望是真是假,但是显然无法也无资格质问什么。所以一般有这样的需要,我们建议采用比较偷懒的方式。

这种方式我们称之为“开放式”或者“扩张式”询问。

记住:一个诚实的人通常在后续的问题中增添额外的细节。而一个说谎的人倾向坚持相同的、极其简单的回答。

因此,要问那些让别人意想不到的问题。

“开放式”或者“扩张式”询问一般通过四个主要步骤完成:

重建内容:在问题中要求受访者回想事件当时的场景、想法和情感;

确保提到所有细节,甚至是那些你认为无关紧要的事情;

用不同的顺序回忆事件,逆行、顺行,以及各种事件中的要点;

转换视角,站在事件中别人的角度来思考这些经历。

如果在交流时对方出现以下特征,同样可以被认定是在说谎。比如:语速很快且比平时流畅,这点说明对方已经早有准备;在撒谎时,对方大多所答非所问,且嘴动手不动;说话时停顿的时间较长,很容易支支吾吾,身体不懂,姿势没有太多变化;说谎人的眼睛要么不敢看对方,要么瞳孔比平时大;对于性格内向的人来说,撒谎时语言会显得非常不流利。

总之,人在撒谎的时候,无论其撒谎手段与技巧多么高明,都会留下各种痕迹,哪怕语言再叙述得天衣无缝,肢体动作也会泄露秘密。在挽回过程中,如果我们可以看穿对方,就会在心理上,以及策略上占据优势,因为当我们明确了对方的真实想法后便将有机会不再受制于人,反而可以先发制人。

最后编辑:
作者:Huang
挽回对的人,从改变错的自己开始!

谎言已是常态,可以看的懂,但别看不开!》有 6 条评论

  1. 魔术小天使 说:

    好累。

  2. 橘子 说:

    支持一下。

  3. 奔波灞 说:

    老师,我是3月份的会员,前几个月挽回成功了,现在相处还算可以,但是偶尔还是感觉对方有事在瞒着我撒谎的感觉,这种要怎么处理好呢?

  4. 清流or 说:

    老师有空的时候,可以把认知负荷这个单独讲讲么?

  5. 挽回中的痴情人 说:

    多学,用心,加油

  6. dudu儿 说:

    恩,感觉扩张式比较好用一些。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