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挽回爱情 > 人这一辈子……
2018
08-09

人这一辈子……

有小伙伴翻出了我几年前的一篇文章,其中一句话是:人要懂得活在当下,但不要短视。

他问我,老师,活在当下和短视的区别是什么?

活在当下指的是“脚”,短视指的是“眼睛”。

你理一理这其中的味道。

人这一辈子...... - 第1张  | 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

大家好,我是Huang,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成员之一。打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心情有点复杂,有点闷,一时不知道今天来说点什么好。

就说一件今天发生的真人真事吧,小伙伴们可以当故事听听看。

今天我请假,去了趟广州,干嘛呢?要从上一周的周末说起。

上周末,一个在税务单位上班的主任跟我联系说,我有个事咨询一下你,XX肿瘤医院你有熟人不?

我说,这个我不能准确地答复有或没有,若是找,应该有,但是不保熟。

他说,我表哥的大舅哥,胰腺癌,确诊了。

我说,胰腺癌不用治,等着就行了。

他说,才45,能看着等死吗?咱这边的医生不建议手术了,但是作为家属的原则就是宁愿治死也不能等死,本地的医院已经跑遍了,人家直接拒收。

我说,现在肿瘤太多了,住院都住不上。

他说,你帮着问问吧,有一线希望也去,哪怕是心理安慰。

我说,这东西可烧钱。

他说,钱不要紧,他本身是搞石子的,不缺钱。

我托谷雨(这方面他资源更多)发了个朋友圈:有在XX肿瘤医院上班的朋友吗?

很快有人联系,有医疗代表,有护士。

那么咱肯定选择护士,有护士就不用找医生了。

因为,每个护士都有能说上话的、熟悉的医生(这句话没其他意思)。

这个护士的前夫还是香港人,小孩现在也在香港,老家是广州的,我把大体情况一描述,她的建议就是别去了,浪费钱,也没有任何意义。

我也表达了:他不缺钱,就是想花点钱。

她说,行,那来了找医生给看看。

联系好了之后,主任的表哥找到我,他问问什么情况,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他的意思是关系靠谱不?

我说,没问题,放心吧。

表哥有没啥要求?

表哥给出的任务很简单,就是给最牛的医生2万元,不用给开刀,也不用给手术,只需要让大舅哥临走之前心情好一点。

啥意思?

意思是让医生说句违心的话:你放心,你这个不严重,只要你积极配合,一点问题都没有。

就这么一句话,给2万块钱。

人这一辈子...... - 第2张  | 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

让我陪着去。

我、表哥、大舅哥。

去的时候,其实有点小纠结,首先心里面怪怪的,其次有点心疼车。

怎么说?

我自己开车去,那么一个时日不长的病人,我开着自己的车那载不载?载了,他一走让我的车往后可怎么开?

对于陌生人,咱心疼的点确实在车上,这点要检讨。

想多了。

表哥毕竟当领导,什么都懂,他租了一辆车,瑞风商务,抱了床被子放中间,意思是若是大舅哥累了可以躺一会。

只是这破车太难开了……

表哥在一个单位里当三把手,我想起了一篇调查报告,后来这篇文章被和谐了,是一位学者写的,就是县城官场的家族化。

其实,真是如此,主任的亲戚不是在这个局就在那个局。

大舅哥呢?

一看就是个社会人,背上还纹着大关公,说话嗓门大,口头禅是草他娘,压根没觉得他是个病人,有说有笑,让他躺着?

他才不躺呢,坐副驾驶的位置,抽了一路烟,几乎没停过。

我连空调都不能开,半开着窗户。

谁去躺着了?

表哥。

我和大舅哥吹了一路,我们俩还很有共同话题,谈起他的创业史,那真是眉飞色舞,讲他怎么包的山,怎么搞定的村支书,怎么跟村民斗……

很赚钱吗?

也没有想象的那么赚钱,一年五六十万,当然,作为一个农民而言,够厉害的了。

我问他一天抽多少烟?他说三盒,不是说他自己抽三盒,而是要消耗三盒,他是一个很场面的人,遇到老头也给点上支烟,喜欢分烟。

在一个路段,有个面包车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车坏了,走S,在面包车第一次切入我们车道时,很是吓人,大舅哥吓的烟都掉裤子上了,我没动方向,缓踩了一下刹车,就避过去了。

大舅哥甚是佩服。

我接着吹了句牛:这一脚,20年的功力!

要是换个新手,肯定被面包车带走了节奏,一把方向,接着就撞护栏了。

到了地方,接近中午。

我们先找住的地方,附近有如家,有汉庭,大舅哥觉得很愧疚,意思是觉得我们俩人陪他来太耽误时间了,非请我们住喜来登,结果那天有会议,房间爆满,只剩行政级的了,两千多,我和表哥都劝他,意思是咱随便住住就行了。

不行,继续找。

后来找了一个弱一点的,一个房间也900多。

开了两个房间,他们俩一个,我自己一个。

我就把小护士喊来了。

小护士开着路虎揽胜来的……

叫小护士不对,是大姐姐,大姐姐就请我们三个吃饭,大舅哥感慨万千,非要喝点,人到了这个地步,想喝就喝吧。

大舅哥把劝酒的套路使出来了,总是劝小护士喝点,哪怕你意思意思也行,小护士在劝说之下,喝了一杯啤酒,大舅哥又来了,你看,你已经喝了一杯了,肯定不能开车了,干脆找代驾吧,你见到了Huang老师,你能不表示表示?

男人有个共性,就是劝女人喝酒也有快感,甚至仿佛能到高潮。

酒足饭饱,把小护士喝的满脸通红。

我去结了账,小护士不乐意。

我说,你别管了,我回去能报销。

差不多,我让小护士先回去,我送到停车场,帮着叫了代驾,把装有现金的信封交给她,2万块钱。

她说,钱不用。

我说,收下吧,他不缺钱。

她说,现在不是过去,医生不收钱。

我说,不收小钱。

她说,你怎么理解都对。

我说,这些其实我是理解的,我现在越来越能理解过去理解不了的一些东西,能收别人送的三万两万的都是窝囊废,但凡是稍微有点本事的人,就不会收这些小礼,相反格外的清廉,因为背后有大金主。

她说,明天上午你们直接去找我,我带着你们去找主任,主任给看一眼,安慰几句,你们接着回去,可以不?

我说,可以。

她说,要是实在想住院,就住几天,也行。

我说,行。

人这一辈子...... - 第3张  | 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

次日,我一去医院,我就想起我当初调侃一个医生朋友,说他休前能收2000万,对方自称不可能,但是我到了这里,第一件事就是坚信了2000万绝对是真实的,而且不止2000万。

你知道肿瘤医院是什么状态吗?

农村逛庙会的感觉。

这是一群求生者,他们愿意把所有的收入都奉献出来……

若是在这里当个主任,弄不到2000万?

那,他不配当主任。

你知道为什么吗?

早上排队,有土豪就提出:我出10万元,能否先让医生给我看看?(小护士跟我说的,原话)

对不起,不可以!

只为了排队,10万元都不好使。

在那里,你仿佛觉得钱真的通货膨胀了,不灵了,医院内部停车场就是车展,什么宝马路虎,那都是小护士们才开的好吧。

我还信了另外一个传言,就是国内有顶尖的医疗团队,专门做会诊的,里面的专家都是亿万身价的。(这是一位医生读者跟我说的)

我真信了。

而在来这里之前呢?

我把这些传闻都当笑话来听了。

来肿瘤医院才知道,钱不好使,至少你那点钱不好使,有钱有啥了不起?算个毛啊,再多的钱你花不出去,于你而言那就是废纸。

一切基本上按照剧本进行,走的绿色通道,就是没挂号没排队,直接去的,医生也按照剧本台词说的,说得我都信了。

大舅哥提出,要在这里住下,意思是积极配合治疗,相信专家,相信专业。

住下住下吧……

办了住院手续,小护士又找了一位师姐,师姐又找了护士站,给找了一个临时床位,类似走廊里的折叠床,只是在屋里的……

这已经是大面子了。

当天是周日,因为大舅哥完全可以自理,头脑清醒,又那么壮,根本不像个病人,我先撤了。

今天为啥请假?

就是再过去看看。

很早过去,计划吃个午餐,咱就告辞。

吃过饭,大舅哥有些疲惫,意思是躺会。

我们俩又陪着说了一会话。

他呢,脸色不大好,反正不大舒服,没啥血色,又仿佛很舒展,就是整个人仿佛突然面善起来,他拉着表哥手:去给医生包个红包,让他上点心。

这时,我就读到了跟过去不一样的信息,就是有绝望的感觉,他的意思是不想死,希望医生不要骗他,他什么都知道,只希望能活下来。

他应该也知道我们在演戏骗他。

我刚要去找医生,他说自己吃坏了肚子,要大便。

弯腰,起身,突然咳起来,吐的全是血,是什么状态呢?跟电影里被人捅了一刀的状态是一致的,血就那么从嘴里流出来。

我想去喊医生,表哥摆摆手,意思是算了,前后就那么几秒,人就没了。

我们俩把他放平。

我们俩都没哭,说实话,我们俩都是外人,表哥去给家人打电话去了,我把大舅哥的眼睛给合上了。

事情就这么巧。

一切就是这么突然。

刚才还有说有笑,一会就没了,医生说是他起身时压破了肿瘤。

我们帮着工作人员把他推进了冰柜里,放里放的时候,他身体还是热乎的,我和表哥往回走,剩余的事是需要家人去处理的,表哥意思就我不用在这里了,让我回去上班。

在路上,表哥说,其实我知道他今天要走的。

我问,你怎么知道的?

他说,今天眼皮一直在跳,有一种直觉吧,一般人是活不过一个月,他这是活了三个月,大烟大酒,这么折腾,也够本了。

人这一辈子...... - 第4张  | 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

我觉得特别难过,难过的是一个人临死时都不能选择死在家里,包括我们一些亲人,在生命垂危之际,在家里床上被抬下送去医院,在抬下来的时候,那眼神是那么的渴望。

那时候他们在想什么?

也许想的多是,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呆在家里了。

我也懂了,应该是这样,家人之所以决定送他去XX肿瘤医院,只是希望能让他在生命的最后是充满希望的,不至于悲伤,意思是看吧,带你来中国最好的肿瘤医院了,医生也说了,能治好你的病,别担心了,听话,放心的走吧。

再硬的人,在生命面前也服软。

说不怕死,都是假的。

大舅哥绝对称得上硬汉,最后,还是半哀求的希望我去给送个红包……

回来的路上,我觉得表哥比我道行深,我一直都坚信大舅哥是拒绝治疗的,因为他是活的很随性的人,肯定不会住院,而表哥以及家人都坚信大舅哥会主动住院。

只是住的时间有点短,人没了。

晚上,小护士跟我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安慰我,她以为那是我亲戚,我也说明了,与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完全是路人甲,我只是打酱油的,我也不悲痛,即便悲痛也是对人的脆弱悲痛。

小护士说,在这些地方上班,对这些都麻木了,就是随时可能从某个病房里就传出哭喊声,说明,有人走了。

倘若最后采访一下大舅哥:你愿意拿你全部家产换一个月的生命不?

他肯定急忙点头,我愿意,我愿意。

大舅哥的媳妇会改嫁吗?

带着家产。

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主任也打电话给我,意思是不好意思,要请我吃饭,当解秽酒,给冲冲晦气。

我说,没啥晦气的,反而觉得成长了很多,我在想,假如我也是如此,我该怎么选择自己的最后一程?可能会选择安乐死吧,当然这只是假设,实际上,可能也是被儿女送到了肿瘤医院,然后抱个小盒子回来,那时我就不想死了,关于死亡的一切假设都只是假设,人临死时只有一个念头,我想活。

他说,表哥说,你真厉害。

我说,没啥厉害的,其实找不找人是一样的结果。

他说,想想,人这一辈子,唉!

我说,要是真去医院待一段时间,就没有斗志了,要么就跟医生似的,活彻底了,无所谓了,不在意了。

医生,每天也是在修行,生死级别的修行,大彻大悟了。

我?我们?

还都是凡人。

活在当下。

人这一辈子...... - 第5张  | 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

………文章完………

特别说明:

1、文章为个人当下观点,仅作读者挽回参考,非建议。切莫对号入座!读者应考虑自身个体因素,会员应根据自己导师意见加以考虑。

2、需要挽回服务请联系网站值班导师办理,自愿付费,不强求,不闲聊。

3、个人邮箱Huang@pua.hk,欢迎读者来信,但不会每篇信件都看,信件不回复。有代表意义的观点,问题,有机会会在文章表达分享。

最后编辑:
作者:Huang
挽回对的人,从改变错的自己开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