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挽回爱情 > 您是同性恋吗?不是。
2019
01-20

您是同性恋吗?不是。

主做同性恋情感协助方面的工作,相比其他情感导师来说,我面对我的会员的时候,会比他们多遇到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我自己内心经历了从“非常纠结”到“一般纠结”再到现在“还是有点纠结”的阶段。

写这篇文章前,我一直在忐忑,这次聊聊这个好不好呢?

最终,我想聊聊。

有些安排给我来跟的会员,在第一次接触的时候,会问:老师,您也是同性恋么?

我:不是呢……

会员:

哦……

or

好吧……

or

老师,是这样,我希望能找一个也是同性取向的老师帮我,您……

您是同性恋吗?不是。 - 第1张  | 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

目前为止,遇到的,还都是比较有礼貌,比较委婉的回应“我的回答”。

我很庆幸,这些年来还没有遇到有人听到这个回答后,来一句:靠!你咋不是同性恋?

我是理解的。

在遇到问出“您也是同性恋么?”的会员的时候,其实我能够明白你问题背后的想法。

源于你认为:同样是同性恋才能理解你,从而可以帮到你。

甚至,你会认为,你是Les,那么你的情感问题,也需要les的协助,Gay也不行。你是Gay,你需要的是Gay,Les不行。

你?

异性恋?

靠边站吧你!

当明白你即将协助的会员有这样的认知的时候,作为案子的协助者的角度,心里面挺不是滋味的,甚至你刚做这份工作的时候是会有自卑的。

作为情感协助从业者来讲,最“烦”什么?

我“采访”过很多导师,多认为,最烦的其实并不是案子多复杂,多波折,多费脑,反而是当你给出的建议,对方听不进去,或者口头上说着好,做又做着自己的,这是最“烦”的。

导致这样的情况有很多种因素,但我,还是比他们多了一种……

你不是同性恋啊!

出于刚才说的认知,在协助会员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很难就事论事的说明白一件简单的事情。有些人总会觉得:哦,你不是同性恋,你理解不了!

刚接同性这边案子的时候,遇到这样的情况,作为“青头仔”的我,专门去请教了当时还不是严格意义上同性恋组老大的Sabrina。

问老大的原因,是她也不是同性恋,我觉得我们会有共同的“话题”。

Sabrina依旧是轻飘飘地回复了我一句:我没遇到过这个问题。

好吧。

后面我才知道,我们真的不一样,她是小组老大候选人,硕博连读,学生时代就对同性心理捕捉已经有研究层面的成果,业界有口碑,自然是不会遇到我这样的问题。

我又去找了棠哥,找棠哥是因为骨子里“看不起他”。

棠哥是喂狗的老人了,如果用时间跨度(入职先后)来衡量导师梯队,那么他应该是属于第一梯队,而Sabrina则是第二梯队,我勉强应该是第二梯队的尾巴,第三梯队的开头。

那为啥咱敢“看不起他”,但又找他?

棠哥当然不是Gay,也不接同性方面的案子,他接的多是男性追求方面的案子。但他的“背景”跟我是差不多的,甚至他比我更“渣”!咱起码还有个学历是不,他连个文凭都没有!如果说我是喂狗导师团队里面的“另类”,那么作为第一梯队的棠哥,应该是“另类中的王者”。

上篇文章我也说到,我的行业敲门砖是做情感社区的编辑工作,但是棠哥呢?

他一个开酒吧,玩乐队的人,是怎么潜伏到业界的?

这仿佛是个迷,是Huang老大去喝酒,欠了一堆钱,塞进来潜规则还债?还是如小道消息一般,这背后有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这些仿佛被刻意掩盖的真相又是什么?

等我八卦出结果,再给大家逐一揭秘。

说回正题,反正就是由于这样,在当时我觉得我可以跟棠哥聊聊这个困扰,看看他怎么说?

棠哥很绅士地用他那修长的手指弹了弹夹在手中的那根散发着蓝莓味的香烟,告诉我:你是傻逼吗?

恩?……

你如果不明白你是如何坐到这个位置上的,也没想过你案子的客户是需要什么?甚至对于这类的问题感觉到困扰,也许你应该申请调回去原来的组,甚至去当当助理,再或者……

……

棠哥的“再或者”没有往下说,但是我猜应该是:再或者滚回去老东家,踏踏实实当你的情感编辑。

那时候作为“青头仔”导师,我想哭你知道么?

我都这么不耻“下”问了,瞧给你能的!也很生气,那段时间,我都不怎么搭理他了。

但工作还是要做啊,随着案子不断地分配过来,时不时会接到这样的“开场白”,心累!

我这么说,你们应该能理解这种在工作中的心情。

在一个周末,我躺在我那狗窝里,考虑着是否要踢开被子上个厕所之余,我还在想着这事,想着棠哥说的,你是如何坐到这个岗位?

您是同性恋吗?不是。 - 第2张  | 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

我想起,我当时面试的场景。

那次面试的最后面是一个老套的问题:你为什么选择情感导师作为职业?

我扬了扬我那没有镜片的装饰用的眼镜,玩味且自信地注释着我当时的面试官(谷雨导师),用一种我认为很“酷”的语气说:“我很有兴趣,并且我擅长。”

谷雨导师笑了笑说,你也太过于自信了。

然后他录取了我。

这里面,我其实是做了“时间的朋友”的,假设按照现在的考核指引,我估计我是进不来的,可能当场就被“滚滚滚”了,或者混进来从小助理开始?

事后,谷雨导师跟我说,当初面试我的时候,以我的资历,说“擅长”是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不过看得出说“有兴趣”时是发自内心的。

其实入职后不用多久时间,包括多年后的今天,如果有人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也许会有同样的回答:我很有兴趣,并且我擅长。

但我会补充说,只有前半句我没有吹牛逼。

如果延伸下“为什么选择情感导师这个职业”的问题,再问一句:我为什么成为同性情感方面的导师?

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被动发现,被动选择从而发现“适合自己”的过程,装逼点说(深沉脸):恩,是它选择了我啊!

刚进来团队里面的时候,我主要处理恋爱方面的案子(是我本人的意愿),但是做了半年多的时间吧,数据上来看并不理想的,低于团队里面的平均水平。

当初我给自己的心理安慰是,刚进来,难免艰难些,你看分给我的都是什么鬼案子,数据难看些,也是情有可原的。

想是这么想的,但是心里面其实也是有危机感,低于平均水平,意味着领导是会对自己有意见的,而我还没有过考核期,给我的时间并不多。

很巧!那时候有一个同性小组的导师胃穿孔(名字就不说了,感谢他的付出),需要做手术,请假,大概请了半个月。

他手头上的案子怎么办?

相比现在,那时候的导师资源其实更紧缺,而同性小组的导师向来是紧缺中的紧缺。没办法,督导组那边就商量,能不能我们这边抽2个人,临时把那个导师手头的案子分一分,来跟着半个月先。

作为“青头仔”被安排到,是没得选择的(我很庆幸我当时没得选择,虽然当时心里面不太乐意的),我记得很清楚,分配了4个案子给我,都是那个导师差不多刚接的案子,3个是挽回,1个是追求。

我拿过来跟了。

神奇的事情也发生了朋友们!

等那个导师回来,我交还给他的时候。

4个案子,2个(1个挽回和那个追求)已经成功了,搞定了。剩下两个挽回,其中一个情况有明显改善,另一个没什么动静,但是会员的满意度挺高,甚至表示是否可以继续我来跟……

这样的数据是很好看的,有种吊车尾逆袭的感觉有木有?

那个导师都很惊讶,包括当时同性恋小组,对我这个人就产生了兴趣。

当时同性恋小组的老大是卡卡导师嘛(现在移民不做这行了),他过来找我,说有没有兴趣转过去他的组。

那时候想法其实挺简单的,我看了眼我做恋爱案子的数据,想了想临时接手的数据,我就答应了。

事情就这么样子。

直白点,刚开始进入同性恋情感这块,我真的是因为“数据好看”进来的。这样起码我被炒鱿鱼的几率就比较低了嘛,而且数据好待遇也好啊!自己过得也舒服。

当时这里面是没有“喜欢”“有兴趣”这种点的。包括我应聘的时候,其实我是没有考虑到“同性恋”这个元素存在的,我进来才发现,哦,有分这个小组的。

我对这里面的工作兴趣,其实是通过时间,不断的接触这类案子,做着做着,不断的感觉在学习,在进步,在收获,开始逐渐行成的。到了今天,如果你让我回去做普通恋爱方面,或者婚姻方面的案子,我反而不乐意了。

反正直到当时我在我家里的狗窝里思考这个事的时候,还谈不上我对这块有什么兴趣。但是通过这样的回忆,其实我不是同性恋这件事的困扰,已经减轻了一半。

为什么作为同性恋导师,在面对会员的一句:“您也是同性恋么?”我会有困扰?

这里面不单单是会员“不理解”。

其实当时我也没理解。

我之所以有困扰,是三点原因:

1、没想明白,我为什么在这里?

2、我提供给对方的意义在于哪里?

3、我如何解释这件事,不会影响到彼此的协作关系。

可以通过回忆梳理,减轻了自己一半的困扰,在于,其实回答了第一个问题,以及半个第二的问题。

为什么说回答了半个“我给对方(你)的意义在于哪里?”

因为这里,只回答了,因为我在这边“数据好”,但是会不会本身是同性恋的导师数据更好?

这个问题,值得展开来说一下了。

您是同性恋吗?不是。 - 第3张  | 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

首先我们先说大的环境。

这件事,如果你交付给公司运营层面的视角来考虑,最直接的解决方案是:客户有这样的需求,需要同性恋案子,就是同性恋取向的导师来协助,那我就找这样的导师来处理就解决了啊?

对啊?

招聘的人吃粑粑了?

不禁要问,你觉得实际吗?

能找到最近的第三方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国内的同性恋群体大致是7500万,这么一听你仿佛觉得很多?

但是这里面真正出柜的是多少呢?

排除太老的,太年轻的,剩下的又是多少呢?

最重点是,这些人能够接触情感行业,并有意向进入情感行业的有多少?

然后,能被喂狗作为招聘方获取到,或者说主动联系到的人又是多少?

这还仅仅是从属性筛选下来,适不适合又还不确定呢?

刚也说过,其实不管过去,还是到目前,别说是不是同性恋取向了,明显的情感导师资源都紧缺,而我们同性恋小组的导师是紧缺中的紧缺,一直过着紧巴巴高强度的工作。

所以在运营层面的视角来看,也很难提供到有这些困扰的会员此类要求,当然了还有一种就是骗你咯。

老师,您也是同性恋么?

恩恩,是的哦,我是一个萌萌哒的Les哦!

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喂狗同样也做不出来。所以哪怕刚入行,对这个问题怎样困扰也好,是怎样就是说怎样。

这是大环境下,这个问题的矛盾所在。

我们再来说,你觉得怎样是一个对你有意义的同性恋情感导师?

是他也是同性恋吗?

我有一个阿姨,30多岁才入门拉丁舞,至今教学十几年,没有参加过任何专业锦标赛,但她的学生在香港本地的一些较大比赛中,往往能包揽下前十名的一半。

说这个事,想表达的是,有比她更贴合“拉丁舞”属性的人,跳得非常出色,但不知如何教学,学员都学不会,越学越没有兴趣。

同比,我是不是同性恋真的那么重要么?

摆在眼前的是,Sabrina也是异性恋,但是很多人需要她的协助。

如果觉得这是一个缺点,是建立在,你认为只有同性恋才理解同性恋。

那就要问问你,是你接触的同性恋恋情多?还是我接触的多?

是你接触同性恋导师多?还是我接触的多?

一般来说,我会比你多的。

作为情感导师,小圈子里也经常有这一句话,叫做做好这个职业,是要给人开门,而不是关门。

能够不断地为学生开门,不仅能让他们对这个专业好奇,甚至让他们对专业背后更为复杂的世界好奇。善于解构这个专业的内在结构,并能根据学生的认知能力,将这个内在结构转变成学生能理解的形式。

并不是说,我能教你,因为我也是同性恋。

这些理清楚了,我就能解释到第二个问题。同时我也相信,以此能够解释了半个第三个问题:

我如何解释这件事,不会影响到彼此的协作关系。

第三个问题是到目前为止依旧还会对我有所困扰的点。

这也是这篇文章我之所以想写这个话题的原因,因为哪怕这样作为一个解释,相信还是有会员会介意的,如Huang老大常说的,人总会有惯性思维,有信仰,信仰是很难打破的……

我是萦绕,一个不是同性恋的同性恋情感导师,感谢阅读。有想跟我说点什么的,欢迎添加微信公众号puahk8,在聊天框,输入 @萦绕 加上 你想说的,不定时我会去看的。

最后编辑:
作者:萦绕
一个不是同性恋的同性恋情感导师。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