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挽回爱情 > 谨防心机婊!失恋找朋友帮忙应选择可控第三者!
2015
03-30

谨防心机婊!失恋找朋友帮忙应选择可控第三者!

高音歌王帕瓦罗蒂,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癖好:每次演出前,必定要去后台找钉子,如找到一枚生锈的弯钉子,他就大喜过望,演出也会很出彩,如一枚钉子都找不到,他会很郁闷,甚至拒绝演出。

帕瓦罗蒂的钉子,我称之为“可控的第三者”。

面对外部世界,特别是人际关系时,很多人会特别紧张,紧张到不能正常做事乃至不能好好说话。怎么对付这种紧张?一个很容易奏效的办法是,给你与外界间添加一个你可以掌控的第三者。

这个第三者,可以是人,可以是物,也可以是事件。对于帕瓦罗蒂来说,钉子就是他可以控制的第三者。

大家好,我是Huang,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成员之一。昨天去了趟武汉大学看樱花(2天1夜),当然,Huang不是土豪,这次主要是去跟一个企业负责人见面,然后顺便去看了下,当时也想联系当地几个比较熟的VIP会员见见面,不过时间比较仓促,只能作罢,不过感谢VIP会员“小德”作为资深地主,带我参观了武汉大学,谢谢,挺漂亮的(附上照片分享给大家,拍的不是很好,见谅)。

谨防心机婊!失恋找朋友帮忙应选择可控第三者! - 第1张  | 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

谨防心机婊!失恋找朋友帮忙应选择可控第三者! - 第2张  | 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

看樱花的时候,发现一个比较有趣的事情,有个女游客(也有可能是当地的学生)想从一个小道传过去一个樱花比较密集的地方拍照,然后呢,她对同伴说,一起去吧?同伴也是个女生,可能有点累吧,语气很不情愿,说不去,结果两个人就站在路那边为了这个事情争执,后面的人流一上来,这个事情貌似就作罢了,看起来那个女孩子挺失望的。

我们经常会发现,当一女子,她过去的人际关系太简单,现在试着走出去,但太容易紧张,而她发现,如果找一个好友陪着,就好多了。所以她现在要什么场合应酬时,总要叫上一个朋友。找一个人陪着,这是大家都知道也都会用的办法,这是最常见的可控第三者。

紧张,即失控,是你觉得,所处的环境自己掌控不了。这时,身边若有一个可控第三者,掌控感就可以部分恢复了。

见过几个企业家,在最初做生意时,他们若单独去谈生意,谈不成,因为太紧张。如果让配偶单独去谈,更不成,因为配偶做事能力太差。但如果两个人一起去,哪怕配偶一句有用的话都说不出,只是在那待着,他们就可以把生意谈下来。

这个看似无能的配偶,就起了可控第三者的作用。

物也可以发挥很有意思的作用。大学时,认识一好友,她的人际关系在我看来简直是如鱼得水,无论都哪儿都特别受欢迎。后来她告诉我,其实在人际关系中她很容易脸红,那是很高程度的紧张,后来她想了很多办法,一个小诀窍是兜里总有一堆瓜子,见人就发瓜子。于是,瓜子就成了她的可控第三者,以及与别人建立关系的一个媒介物。

见过一大牛,很厉害的女人,生意做得特别好。她的兜里,总放着各种各样的糖果,见人就说,来,姐给你块糖吃。借此,她和客户的商业关系,就变成了吃糖还是不吃糖的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轻松了很多。

我做讲座,做企业员工激励内训的时候也会紧张,但手里一有话筒就不一样了,所以我很少用耳麦,因话筒是我的可控第三者。

谈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也是一个常见的可控第三者。对此,明星们的八卦与流行的影视等,发挥了巨大作用。老有书斋里的学者酸溜溜的说,明星们有什么用?崇拜他们太俗了,为什么公众就不崇拜科学家或严肃学者?拜托!你真不如娱乐明星们有用,他们是整个社会的可控第三者,是整个社会搭建人际关系时最有用的桥梁。

失恋挽回的时候,两个人都容易紧张,所以一起吃饭、看电影或做些有趣的事,就变得很重要。这时最好使用事情做可控第三者,若使用人,就变味了。

譬如,中国式相亲,父母们会上阵,这是很糟糕的。老要朋友陪伴,则可能有生出三角恋的危险。曾经有一个读者给我留言说,他挽回的过程中,一直带上自己一个朋友一起去,用他的话说,那样比较不会尴尬,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女朋友没玩成功,他的朋友倒是追求成功了。

这的确也是一个矛盾,若什么都不依仗什么都不借助,直接去和另外一个人打交道,这是最成熟也最容易碰撞出火花的局面。但是,这种局面张力太大,所以要寻求可控第三者的帮助,而过度使用第三者,总意味着不成熟,同时也有可能会走火。

所以这里我们要注意“可控”,我们建议挽回的路上,你可以邀请战友作陪,但是对于战友的选择,一定要根据自身的情况甚至场合进行选择,比如在酒吧见面,或者在电影院见面,你应该选择的“可控第三者”都应该是不同的。

我们在帮助VIP会员塑造约会的时候,根据会员的性格,比如比较内向,或者是某些东西还没准备好的情况下,我们也会建议他携带“可控第三者”。但是呢,在选择的时候,有时候会出现VIP会员需要指定某个人,然后说这个朋友跟我很熟,我也信得过他。注意,其实对于挽回来说,“可控第三者”不一定要非常熟,但是一定要适合。

至于信不信得过?不知道大家有这种经历,读小学的时候,要考试了,跟同桌小伙伴谈好了,考试的时候给我抄,对方是满口答应,这个没问题!好兄弟!讲义气!结果呢?考试的时候用手捂着劵子,低声叫他的时候,要不是装听不到,要不就回敬一个恶狠狠的眼神,表示他现在很忙,等做好再给你看,结果等到收卷了,他也没给我看。当然劵子收完,他又恢复了状态,抱怨这个难,那个难,他自己都没做好之类云云。这种行为的人,用当下的词汇来说就是“心机婊”“学霸婊”。这样的人能不能成为朋友,跟我熟不熟,我信不信任呢?我现在依旧跟他很熟,只不过某些事情,我不会选择他来协助我,因为特性场合?不是说他人品有问题。

所以我觉得,信不信得过,熟不熟?这些其实都是比较片面的,我们要思考的是适不适合,以自己的需求,来选择。

可控第三者,是我自己的说法,专业说法叫过渡性客体,是一个人走出自己孤独的想象世界,而进入现实世界前的一个过度态,他通过控制一个过渡性客体而初步形成对外界的掌控感。

每个孩子最初想掌控的都是妈妈,若不能和妈妈构建起深厚的情感关系,就必须转而寻找掌控一个过渡性客体,这个过渡性客体也可以称之为替代妈妈。

帕瓦罗蒂的钉子,有当地的迷信色彩:金属象征着好运气;弯头可避邪;钉子可以钉住魔鬼。不过,有精神分析背景的人,会很容易联想到,钉子,和妈妈的乳头有些像,钉子可能是妈妈乳头的替代品。乳头可以安慰一个婴儿,而钉子则可以安慰帕瓦罗蒂这样的成年人。

最后编辑:
作者:Huang
挽回对的人,从改变错的自己开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