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可以乱吃,朋友圈不能乱发

分手后你做了很多努力,还是没能挽回,发出的消息依旧石沉大海。 尝遍了各种方法以后,可能你会看到网上发的一些挽回攻略教你「发高价值朋友圈」,做二次吸引。 大致的思路是这样的——分手后应该多发一些健身、读书、旅行、聚会等等的朋友圈,表现你的高价值、正能量,这么做的目的是引起前任的关注,或许他就会联系你。 这个方法有错吗? 其实是没错的。 真正的挽回不是求对方回来,而是要实现二次吸引,让他主动想要回来,

对象明确表示不会结婚,还有必要在一起吗?

恋爱三年,26岁,家里催婚,男朋友明确表示不会结婚,还有必要在一起吗? 大部分人可能会秒答,不会。少数人可能说看情况,再商量。 作为旁观者在回答问题时是没有痛感的,不把自己丢在情景里,充分感受那种纠结,反正劝分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可是真正付出过几年感情,有过感同身受的经历,就会知道放手真的非常不易。 但劝分没错——如果你想结婚,对象明确表示不结婚,再耗下去是等他良心发现吗? 是,爱情可以想办法,通

用案例谈谈分手后挽回的机会

分手后有人苦等机会,等不到,想联系没借口,勉强发了消息,要么不回,要么冷淡,碰一脸灰后,不知所措。 继续联系感觉没戏,不联系又觉得更没戏,自己就陷入死循环了。 挽回没什么最佳时机,你想改变关系,任何时候都可以去做些什么,哪怕只是做准备。 但联系是要看时机的,机会没来要耐心等,机会来了,要懂识别,抓得住。 抓不抓得住机会,主要看两点,一是能力,二是技巧。 举个例子应该会比较好理解。 这就是反面教材。

每天聊天是喜欢的信号吗?

昨天接到一个咨询,挺典型的。 男生每天在固定时间段找某位女性友人聊天,连续20多天不间断。 女生通常回应很快,会主动展开话题去聊,能从对话中感受到积极和热情。 男生觉得她对自己是有好感的,自觉已经到暧昧阶段,但不敢表白,怕朋友都做不成。 咨询的目的,就是想问问要不要表白好。 他觉得已经十拿九稳了,但还想要十拿十稳。 详细的咨询过程和结论就隐去不谈了,不过作为案例确实挺有参考价值的,所以探讨下。 一

在吗?

“在吗?” 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很常见,却也是常惹厌恶的一种。 昨天就有个学员问我,在微信上被问“在吗”,怎么回好? 我说我一般直接甩过去一个问号。 她担心这样会不会很没礼貌。 我说,你连发个问号都小心翼翼,一定活得很累吧。 类似的,我个人特别反感那些来加好友,及时通过后,不主动说话的。 偶尔我会主动说句“你好”以示礼貌,其余大部分时候什么都不说。 为什么呢? 因为你加我,通常是有事需要帮忙,可是你的

不拉黑不删除不回复的前任,怎么挽回?

大多数人在面对前任态度冷漠的时候,思维逻辑都是很单纯的——加大力度。 因为人性的弱点之一就是害怕失去。你想啊,我那么努力保持联系都不回复,要是再不主动一点,不是更没机会了吗? 此时挽回者的心态是摇摆不定的,而且会很矛盾,有时真想对方直接把自己拉黑算了,绝情一点好让自己死心。 这种是放弃治疗的心态,自己下不了决定,就寄望于外部环境的变化,好歹一了百了给个痛快。 可是就算前任真的绝情,自己就能放下了吗

什么是情绪价值?让爱,越来越爱

昨天提到情绪价值,有人问情绪价值是什么。我以为比较基础,就没有详细展开说。 既然有人问,那就说说。 什么是情绪价值呢?我认为,情绪价值就是一个人影响他人情绪的能力。 一个人相处下来,能给人带来如沐春风的感觉,这就是情绪价值高。 反之,如果一个人总让人生气、别扭,看着就让人不爽,那他的情绪价值就低。 情绪价值有多重要?我想不用多解释,懂得都懂。你想啊,谁不喜欢和一个让人感到舒服的人在一起? 情绪价值

挽回感情的简单法则

我很喜欢的一句话是“大道至简”,再复杂的感情状况,都可以用简单的道理解释、解决。 很多人问我:老师,为什么我那么爱他,全心全意挽回,却总是失败? 我想回答:因为你不懂人性。 答案出奇的简单,已经足以解释所有问题。 不过我知道你们肯定不会满足于这个答案,尽管你知道是对的,但无法缓和你的痛苦,更提供不了解决办法。 其实你不过是想马上解决这种痛苦状态。 既然如此,我就再具体展开说说,你为什么失败。 为什

都0202年了,还是过不去彩礼的坎

最近接了很多婚姻咨询案子,严格说来不算婚姻案,在彩礼阶段就谈崩了,还没到结婚。其中不乏三观相合多年感情稳定的,从没想过会以这种形式分手。 结婚本是件喜事,怎么都0202年了,还有那么多神仙眷侣过不去彩礼的坎? 在此我想谈谈彩礼的那些事,或许我们对彩礼的认识,普遍是存在误会的。 彩礼是当代婚姻的难题,爱情是神圣的,和金钱一挂钩就变味了。 可为什么彩礼依旧存在,即使成为一个大问题,仍展现着顽强的生命力

怎么说服伴侣接受,改变想法?

又接了个“三观不合”的分手案例,打引号是因为我觉得导致分手问题实在上升不到三观的程度。 分手原因很简单,简单得足以用一句话说明:女生觉得男友打游戏忽略自己,多次提醒没改后提出分手。 双方各执一词。 女方认为在多次质问“游戏重要还是我重要”后得不到想要的以行动答复,忍无可忍才说出“那你和游戏过去吧”。 男方反驳游戏是正常休闲娱乐,没到达沉迷地步,不需要改变,并指出女友的专制蛮横,认为“连正常爱好都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