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自尊与虐待型亲密关系

亲密关系中的精神虐待具有长期性、隐秘性,虐待行为和感情诉求混杂在一起,当事者很难分辨清楚。其中最常见的手段是使用负面评价打击,语言攻击和贬低,导致当事者认为亲密关系中的矛盾“全都是我的错”。

我手上有过一个离婚案,丈夫有出轨情节,咨询者曾求助于某情感机构,却被告知“丈夫出轨要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最终不仅在亲密关系中受到精神虐待,在求助时又因为扭曲的评语导致伤害加深,花了很大力气才让她走出来。

现在网上很流行“网抑云”的说法,大家都在高喊着“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仿佛是某种狂欢的意识。

实话说,我个人非常厌恶以这种调侃的方式消费抑郁症患者,真正痛苦到极致的人,是没有力气到网上发声的。

低自尊者常常容易陷入一段虐待型亲密关系中,表面和谐的关系,看似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实际上只有施虐方乐在其中。

受虐方痛苦疲惫,但不敢脱离关系。原本就低的自我评价,由于长期被否定而变得更自卑,始终对施虐方抱持着高度依赖。

每天都想分手,不敢分,分不动。

颇有点斯德哥尔摩症的意味。

低自尊是如何形成的?

1.幼儿期被忽视的经历。

幼儿期渴望接触和照顾的时候,没有得到及时良好的回应,是导致低自尊的关键原因之一。

那种被忽视的感觉是平静水面以下的,日常中不会想起来,但时时刻刻影响着个体的生活。

即使成年后,独立了,我们有能力去独自面对这个世界,可是其影响还是会投射到与他人的交往中。

不敢依赖,害怕伤害,怕被抛弃。

这是没建立稳定安全依恋模式的体现。

2.负性核心信念的持续影响。

低自尊者的核心信念是“我很弱”“我不配”,这些核心信念非常牢固,并且呈现过度概括倾向。只要小小的一点失败,就足以让人沮丧好几天,甚至在多年后回想起来,还会为自己的不堪感到羞耻。

一次没能完成的任务,导致以后不敢主动接任务。

一次表演的失败,再不敢站在人群面前讲话。

一次被指出走音的嘲笑,再不敢在有人的地方哼歌。

一次糟糕的感情经历,导致再不敢放开怀抱,全身心投入恋爱。

负性核心信念让人筑起坚固的心墙,尽量多屏蔽外界的接触和影响。

“像我这样的人,一定没人会喜欢,注定孤独终老吧。”

如何走出低自尊状态,摆脱虐待型亲密关系?

1.先分手。

始终待在施虐方身边,持续性受其带来的否定评价,是无法使自尊恢复的,只会让你越陷越深。

想戒除某样东西,就先要创造一个没有该事物,不受其影响的环境。

通过戒断、隔离,拒绝再接收负面影响,创造一个干净的环境,那就是你的新起点。

2.从小事积累起。

制定容易达成的目标,以频繁的、小小的成功激励自己不断往前走。

建立正面的反馈机制,做喜欢的,擅长做的事,每天自我总结,自己给自己评价,不与他人对比,不依赖外部评价标准。

3.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没有人是完美的,允许自己有不擅长的事,学会扬长避短。

说错话、办错事、不优秀,这些表现都很正常,世界上99.99%都是普通人。

可以允许自己有些事情上做不好,这不是值得羞耻的事。

该引以为耻的,唯有不努力的自己。

4.调整负性核心信念。

尝试为自己量身定做一些积极的自我对话,内容要具体,切合自身实际。

注意与打鸡血式的积极语录,以及心里鸡汤区分开。

找到自己的优势,开始对自己偶尔有积极的期待,然后努力去将之实现。

不要马上把“我不配”,替换成“我一定行”,试着先对自己说“或许我可以”“值得一试”。

改变从来都不容易,但是改变却可以随时主动让其发生。尝试先从小事做起,一步步重建你的信心,摆脱低自尊感,学会取悦自己,以自己的感受为优先,正视内心的真实想法,允许自己释放情感。

摆脱糟糕的亲密关系,从今天开始换个活法,走上新的人生吧。

One reply to 低自尊与虐待型亲密关系

  1. 几乎全中,说的就是我本人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