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前任复合怎么就那么难?

除了假性分手,和前任复合这事从来就没有简单过,就算懂得看时机、用对方法、注意技巧,还是逃不了要有改变、耐心和好心态。

挽回为什么难,因为大家往往把复合想得太容易了,总是假设对方还是没放下的,分手就是和之前其中一次一样,多哄哄就没事了。

再不行就纠缠,缠到答应复合为止。

在很多人眼中,挽回就是对方点点头的事,偏偏刚失恋的人还沉浸在恋爱中状态没恢复过来,这个群体普遍特征是过度自信,主要体现为两点。

1.分手谁怕谁,趁现在好好自由玩几天,到时再等你联系我。

2.分了我还能找个更好的。

等醒悟过来发现事情不如自己所想,才后知后觉急着去求复合,前任已经走远了。

想和前任复合,最大的难处是缺乏自控力。

道理我都明白,但做不到,我就是想念,忍不住联系能怎么办?

关于延迟满足的重要性,大家可能会联想到20世纪60年代,斯坦福大学曾经做过的那个著名的糖果实验。

实验者分别给数十名儿童一颗糖果,并告知要离开一会,他们可以选择吃掉糖果。

但如果等实验者回来再吃,则可以得到一颗额外的糖果作为奖励。

最终在实验者15分钟后回来时,只有1/3的孩子抵御住了诱惑,赢得了那颗额外的糖果。

时间过了20年,实验者逐一联系了当初参与实验的孩子,最后发现当初坚持忍耐到赢得额外糖果的孩子平均成就更高,生活品质和幸福指数都相对更好。

人与人之间本质的差别没那么大,就是相差了一点点。

这一点点,在日后就会拉出巨大的差距。

在上面的例子中,差别就是延迟满足的能力。

回到挽回的情景,迫切地想要联系对方就是一种“渴”。

可是在执行挽回的过程中,有时是需要等待和忍耐的。

抵制不住诱惑的人就会选择合理化联系的行为,说服自己:没事的。

也许一次没事,两次没事,第三次胆子就大起来了,因为前几次都证明,联系是可以的,无须忍耐。

他们已经不再顾及这个动作有没推进作用,会不会带来什么隐患,忠于当下的情绪已经足够成为马上行动的理由。

最后这些人都沦为了情绪的奴隶,纠缠到被讨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有个成语叫“饮鸩止渴”。

鸩是一种传说中的毒鸟,用它的羽毛泡酒,喝了能毒死人。

挽回时常常面对一个选择:目标更重要,还是如今释放情绪重要?

凡是想着“没事的”那些人,都是耐不住渴,饮下了一杯又一杯的毒酒。

“止渴于鸩毒,未入肠胃,已绝咽喉。”

道理都明白但做不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已经给了自己一个饮下毒酒的理由。

当然我们可以认为联系一次两次,它的毒性没有那么大,比喻成毒酒是夸大了危害。但是始终释放着高需求感,对于挽回往往是不利的,而缺乏延迟满足的能力,也体现了即使接下来要执行别的动作,咨询者仍会按情绪去行动的可能性将更大。

对导师来说这是最无奈的情景,很多时候明明是能挽回的,及时给出了相应的建议,就因为每次都执行不到位而失败。

咨询师不是神,给出的所有建议,都是建立在“你有足够的自控力”的前提上的。

物理上你可以做到的事,不算强人所难,只要你稍微忍耐一点点,把满足当下情绪的动作押后,以大局为重,复合的目标最优先。

千叮万嘱还是有人做不好,回过头来,再哀怨地问一句:

“老师,想和前任复合怎么就那么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