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把闺蜜看得太重,她却说我是婊子!

情感问题:

 

我对闺蜜一词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我和她是从小认识很多年了,在我自己看来,我觉得我们是无话不谈的,我也把她当闺蜜(在发生一件事之前我不会用“觉得”)现在来说这件事:她认识一个男生,但是她就觉得这个男生很慢热,男生在她面前也表现出很内向,不太愿意与人交流的样子,她花很长时间才和这个男生走得近,并且产生了一点好感,但却并没有带喜欢的程度。但是在前段时间大家在一起吃饭,有很多不熟的人在一起聚餐,然后这个男生就表现得很开朗,很开心,和我们无话不谈,也时不时和我找话题(我闺蜜觉得他和我自来熟,但是在我眼里就是不认识的人正常的交流,我自己根本不觉得自己和他有多熟)结果被我闺蜜看见了,我闺蜜就感觉这个男生给她的反差太大了,就很生气。然后我以为她是因为我和这个男生聊天导致她生气 就去找她表明自己立场说我不会对那个男生有想法,我不想因为一个不认识的男的和她有隔阂,我以为她听懂我说的话了,结果我晚上就看见她发一个关于婊子的说说…她那天给我说在她眼里没有什么重要的朋友,我就觉得是不是我自己把这段关系看得太重了。

 

自己把闺蜜看得太重,她却说我是婊子!

我的回答:

不!

你不是对「闺蜜」这个词有误解。

相反你的理解堪称教科书,非常准确。

闺蜜就应该是你想的那样子。

所以?

所以你才有了今天的困扰。

归其原因,应该是:太年轻了。

too young,too simple.

自己把闺蜜看得太重,她却说我是婊子!

年轻会让你习惯照搬定义,去看待事情。

你没有「缓冲量」「误差」这些许可。

你不知道,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的圆。

圆周率你是算不完的。

三顾茅庐的情谊,算是历史典范,惺惺相惜的好兄弟了吧?

但如果你是刘备,你也许会死的很惨。

但如果你是诸葛亮,你也许也会死的很惨。

因为你喜欢「无话不谈」,而理解的无话不谈,是真的想啥就说啥。

刘备托孤说: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你回:哦,好啊!

你死不死!

明白这个意思吗?

我不否认,有些所谓闺蜜,是塑料姐妹。

但我想说的是,塑料姐妹中,也有不少是当事人要求苛刻。

同样一个人,放到别人的闺蜜位,可能别人就是其乐融融。

你们从小就认识。

很多人,喜欢以时间,论情谊。

我认识你十年,我跟你是铁杆。

我认识你一天,我跟你是过客。

不是的。

认识多年,反过来彼此是有义务的,所谓义务就是:我了解你,我会迁就你。

你了解她吗?

如果你足够了解,你应该知道「她花很长时间才和这个男生走得近」意味着什么?

你迁就她吗?

如果你迁就她,你应该知道,要刻意地保持界限感,不要在她男友开朗的时候,你也把腿张开,你应该尽量地闭着。

我们总喜欢,带着自己的利益,去看待别人。

我们是闺蜜,所以你不应该介意我跟你的男友有说有笑。

但又何曾想过,对方的立场,可能也是,你是我闺蜜,所以你应该知道这个男的我很喜欢,他对我还比较冷淡,你不应该喧宾夺主!

自己把闺蜜看得太重,她却说我是婊子!

有些人不是遇到虚情假意,是仗着闺蜜的名头,有恃无恐。

你现在可能会羡慕一些有真正闺蜜的人。

但你不知道,她们或许只是没有让一些矛盾发生。

你闺蜜的吃醋,我相信你是可以理解。

否则你不会去解释。

所以你就做了整件事上,最傻,也最让彼此郁闷的一件事。

有些事情,看破,是不适宜说破的。

你不说破,对方生生闷气,然后啥事没有。

你的立场就是,我要解释清楚,她误会我了,她怎么能这样!

她的感受呢?

变成什么?

变成了你高高在上。

我不会对那个男生有想法。

一个不认识的男的。

哦,是我小气,是我无理取闹呗?

哦,意思是老娘苦苦追的那男的,看见你一见钟情,我想倒贴的人,你还不想要呗?

在她的角度上,就是你没管好自己的两条腿,还反过来站在道德高地。

这不就是婊?

这种痛苦,是看不见的痛苦。

她当面可能不好发作,甚至会告诉你,没事啊,你想多了。

但过后,这只苍蝇,却不吐不快,越想越恶心。

所以就有了那个说说。

我猜,过几天,气消了,也就删了。

甚至当你问起,也会说不是说你。

不管你还当不当她闺蜜,我建议你不要再深究了。

实话实说,就算你跟你爸,再无话不谈。

如果你看到你妈去找隔壁王叔叔,你都不会急于去跟你爸说。

因为你知道,有些事,说出来,就是大家的困扰。

自己把闺蜜看得太重,她却说我是婊子!

姐妹情也好、兄弟情也罢、爱情亲情都算,你去琢磨琢磨。

对应到自己身上,这些词,都不是拿来解决矛盾用的。

不存在,你是我姐妹,所以你得理解这个,理解那个。

你非要把「闺蜜」理解为是你的特权,那就是你,不要脸了。

相反。

我们每个人的义务应该是,你是我的姐妹,所以我知道你怎样,所以我会怎样。

只有两个人,都有这样的意识。

才有可能得到接近满分的「闺蜜」定义。

你们俩显然都没做到。

而你做的,有些糟糕。

Author欧阳长治

80后、男、已婚已育。情感界相声表演艺术家、绿茶品鉴师、渣男产品售后客服、爱情豆腐渣工程质检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