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最终没有挽回成功,情感导师有什么作用?

今天有一个案子的挽回者表示不想继续挽回了。 这个案子我跟了三年多。 就这样结束了。 跟挽回者长谈了一上午,过后,坐在电脑前有些发呆。 如果从职业素养来说,我们不应该对此过于介怀,甚至不应该跟挽回者有过多的情绪连接。通过一些职业技巧我们尽可能的避免,但是你说完全跟机器人一般,那也是不现实的。 情感导师和普通人一样,也会挫败,也会惋惜,也会同情。 我同情那些没有成功的挽回者,甚至有些跟的久的案子,彼此

你的情感导师为什么要死活拦着你去做那件小事?

只要沾了赌字,一辈子就完了,绝对戒不了。 这是我爹时长挂在嘴上的一句话。 认不认可? 认可。 目前为止,我只见过一个真的戒掉的,就是我在文章《这事要挽回?坦白,携手,走出泥潭。》中提到的那个没说名字的导师,依旧在职,依旧双数月份的工资一半打到我的账上,工作也做的很好,仍然对赌异常厌恶,总是跟小年轻们讲述赌博的“十大坏处”之类。 这种情况是什么? 特例。 特例的意思是,也许你一辈子也见不到一个这样的

聊不下去?可能因为你用跟我(情感导师)聊天的方式去跟他(她)聊。

先补充一下上篇文章《关系疏远也可能因为一种不那么明显的“回避型人格”。》的内容。 过后有读者小伙伴发来邮件,能不能说一下如果自己挽回的人就是这样的不那么明显的“回避型人格”,那么在挽回的时候要注意什么? 要注意什么呢? 要注意少用语言技巧,多用行动去挽回。 因为回避型人格往往认为语言是带有某种暗示的。 一般来说,你很难通过语言去让回避型人格获得信任、认可。他们会觉得语言都是骗人的,相反他们反而会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