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成为感情奴隶更悲哀的事情!

资安,32岁,西安的一个个体工商户,是一个我接手的会员,我非常讨厌他。 我跟进他的过程,有很大一部份时间都是在骂他。 为什么骂他? 我TM就没见过,这样没主见的男人!我当面就这么跟他说的。 基本上隔几天,就会说,老师,我一个哥们说,我这么做太傻了,那个女的根本就不值得挽回。 再或者今天安排了明天要做的事情,他隔天会说,我隔壁邻居说这事不妥,建议我别这么走。 然后给他换了比较容易接受的方式,他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