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聊天秒回是喜欢我的意思吗?

情感问题:   男生聊天秒回是喜欢我的意思吗?   我的回答: 先上冷水。 不能看出! 且! 非常不建议从这点上琢磨出你想的意思。 如果你硬要从这里看出点啥? 作为神算子欧阳半仙,可以来给你批批命盘。 一番开坛做法,妈咪妈咪哄之后…… 勉强也只能算到两点。 1、 绝大部分时间,这男生的手机在距离他60CM以内的视线范围里,且多数时间他正在玩手机。 就算没

情侣聊天沟通法则

情侣之间沟通有时挺难的,多说多错,为了避免踩雷,有的人会选择闭嘴不发表意见,结果又被安上了冷漠不关心的罪名。 为什么会多说多错呢?最常见的表现形式就是:对方在抱怨时,你提出的建议被打断,被反驳。 情绪扩散开来,一个人的憋屈,变成两个人的难过。 相互看不顺眼,你想着不管了,好心被当驴肝肺。对方有气无处撒,反正跟你说也没用,继续憋在心里生闷气,相对无言。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聊天达不到应有的效果,两

异地恋感情遇到瓶颈怎么办?

情感问题:   由于工作原因加上疫情影响和女友10个月没见面了。最近和她感情遇到了瓶颈期。她想做双眼皮手术,又不敢做很纠结,每天打电话除了早安晚安以外,就是听她纠结,我安慰她。但是我的事她基本不关心。我工作很忙的时候,她基本不会关心我累不累,反而抱怨我不理她,发脾气。我们每天在一起做的事基本没有,像异地恋的一些维持方法,例如“一起看一场电影”都从来没做过,她也不玩游戏。她一般晚上九十点就

拉黑未必是个坏消息

想挽回爱情,联系方式却已被前任尽数拉黑,会有什么感觉? 想必是不解、绝望、愤怒又无力吧。 不过哲学教导我们要辩证看问题,忽略前提的拉黑,无法判断好与坏。 难道拉黑还可能是件值得高兴的好事? 有可能。 挽回爱情最怕什么?从大家都关心的问题中,我们或许能找到答案。 “我还有机会吗?” “他是不是没感情了?” 是的,挽回者最担心的就是成功率,而成功率似乎又与“前任是否还爱着”密切相关。 这里先忽略“不爱

男朋友太体贴,该不该分手?

情感问题:   男朋友太爱我,太过体贴有一种被束缚的感觉,该不该分手?要不要分手?   我的回答: 可拉倒吧姑娘。 你这整岔批了啊。 分可以分,也可以说该分。 但咱一码归一码,这为啥分? 可千万不能糊里糊涂。 就说这男朋友,要是王思聪,吴亦凡,易烊千玺? 你是束缚呢? 还是舒服呢? 同样的「体贴」,换个人来,你可能还嫌不够。 你会拼命的喊着:大力点!大力点!欧~~巴,我要更多,

为什么有的人会死缠烂打?

情感问题:   为什么有人分手会死缠烂打?   我的回答: 不难理解。 因为这玩意,就像开水洗疥疮,它过瘾啊。 爽! 所有的「情比金坚」、「浓情蜜意」、「持之以恒」、「痛斥心扉」「爱的卑微」等通过死缠烂打,体现出来的味道,都是挡在「爽」字前面的遮羞布。 当然也正因为这些一块块的遮羞布,让死缠烂打这种方式,也有挽回成功的可能性,且还不算差。当然这是题外话。 要不是为了自己爽下,谁

你觉得是“情侣间多沟通”,对方觉得是“你真的很烦”。

我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开会? 只要不是我主持,我都喜欢。 为啥? 可以摸鱼啊。 所以读书的时候,我喜欢班会。工作的时候,我喜欢例会。 慢慢地混成了老油条。 好死不死,所谓资历,又逼着咱慢慢地往台前走。 摸鱼的机会越来越少。 我又开始不喜欢开会了。 所以我最近,又折腾着做减法,减少开会的量。 删减、合并、缩短那些传统形式的会议。 指的是那些一个人讲,一堆人听,一堆人问,一个人答的会议。 现在我更喜欢

分手后,男人都在想什么?女人都是什么心态?

经常有人问我,分手后,男人都在想什么?女人都是什么心态? 看来大家都想从中找出点共性,挖掘出什么规律以便挽回。 希望得知对方的心态,无非就是想找个好时机,所谓的“挽回爱情的黄金时间”。 其实哪有那么多共性,最佳时机都是忽悠——告诉你再不快点就失去机会了,这么说你急不急? 可能你们已经从别的地方,看到过这么一张图片。 很好懂,意思就是由于性别差异,男女分手后会经历不同的心理阶段。 男人先是欢呼雀跃,

说个故事

说几个故事。 1 小郑对小林告白。 小林说太突然了,没心理准备,想考虑下再给答复。 两天后,小林发了微信消息: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但我还是觉得当朋友更合适,如果你不介意,我希望我们还是朋友。 2 在另一个平行世界。 小郑对小林告白。 小林想考虑下再给答复。 两天后,小林答应交往。 过了两周,小林以无法投入恋爱为理由,提出分手: 对不起,你很好,是我的问题,我想我们还是更适合做朋友。 3 又一个平

男友给前女友亲昵的备注,给我的备注是名字,还是全名!

情感问题:   男朋友给前女友的备注还是亲密的昵称,给我是全名?   我的回答: 这个问题,猜测是没有用的。 其实最实际的做法就是,你去问他啊,毕竟你才是现任。 如果介意,你完全可以合情合理表达出来的。 有时候情侣间的问题,不在于问题本身,而在于:一个人介意,却不敢问。一个人错了,却不知道。 最实际,最直接,最具有性价比的方式,就是停止你的猜测,告诉他你的发现,告诉他你的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