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有新欢,如果我去挽回,不就成了第三者吗?

类似的还有:

很多人追她,我还有必要追吗?

他好像有喜欢的人了,还要挽回吗?

他跟某个人走得很近,我现在联系他,是不是会破坏他的幸福?

说法不同,味道是千篇一律。

这类问题,我将其归结于「讨人厌」的问题……之一。

所谓「讨人厌」的问题,就是除非你是我学员,我没办法不回答。

否则?

就算你是个忠实读者,你私信我,你参加「问了么」问我?

我懒得回。

它之所以「讨人厌」,是因为问这个问题纯属是找骂的。

谁找骂?

谁答,谁找骂。

然后就互相骂。

骂完大家一肚子气,骂赢不爽,骂输了更不爽。

狗剩问欧阳长治,翠花有新男友了,我去挽回不就成了第三者吗?

然后欧阳长治,很傻X地说:恩,是第三者。

狗剩反嘴就咬:但我爱她啊!我能给她更幸福的生活!追求自己的爱情错了吗!你还情感导师呢,思维怎么这么老古板!

隔几天,铁柱又来问欧阳长治,翠花有新男友了,还有必要挽回吗?是不是会破坏她的幸福?

欧阳长治学乖了,很傻X地说:其实恋爱自由,勇敢地追求自己想要的,也是常态,毕竟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铁柱反嘴就咬:你这不是教坏人吗!应该有起码的道德吧!她都有男友了!

重点是!

就算你不想跟他吵,你顺着他反驳的话说:恩,确实。

他完全可以,自己又掉个个,跟你说:但是这样,但是那样!

最后还埋怨你:你能不能有点立场!

更重点的是!

不管狗剩和铁柱们怎么问,怎么颠来倒去,都不妨碍,他们一边问着欧阳长治,一边打开翠花的对话窗口,发着:翠花,在吗?

前任有新欢,如果我去挽回,不就成了第三者吗?

你说讨不讨人厌?

真的懒得回。

我又不傻,明摆着添堵,他还不念我的好,我还教他?

前任有新欢,去挽回,算不算第三者?

对方有喜欢的人,在追求,或被人追求,你再插一脚,算不算破坏别人幸福?

三岁小孩或许都懂。

字面意思,肯定算啊!

这不是很明显吗?为什么要问?是真不懂吗?

但是!

算,是不是就不能做?是不是大家都不会去做?

即使去做,是不是就跟说的那样,板上钉钉似的?

仿佛去做了就肯定能成,就看自己想不想了?

这是不一定的,主要涉及个人意愿,以及自身许可程度,千人千面。

其实这类问题,更适合作为一场辩论比赛的辩题,正反双方都不吃亏。

事实上是什么?

真正对此有洁癖,有自己立场,很介意这个的人,压根不会拿这个去问,去说事。

就仿佛一个开关,一个底线,知道了对方有新欢了,好停止,就算放不下,但祝你幸福。

有些人遇到问题,是想着自己的需求,想着遇到的问题,考虑自身的处境,然后是否能解决,能够怎样解决。

有些人遇到问题,是想着……有没有什么合情合理的说法,让我来解释问题。

整天拿着「前任有新欢」、「第三者」、「破坏别人的幸福」这个说事,见到个人就问,找到个话头就说的人?

绝大多数,属于后者。

就像开车,有些人踩油门,有些人踩刹车,然后刚说的这些人呢?

好家伙,两只脚,一脚油门,一脚刹车,同时往下踩。

轰鸣不断,震来震去,却动也没动,你都怀疑它下一秒是不是要爆炸。

这些人是真的很介意吗?

这些人是真的为此很困惑吗?

我接过一个案子,就很有印象。

小兄Dei一上来,也是非常「正人君子」:会不会影响她啊,会不会不好啊?

然后我大概意思就是说,那这个看你自己哦,但既然办了咨询,我就说说我的一个思路,怎么去打开局面这些,做不做你自己考虑。

结果呢?

仿佛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非常活跃,非常积极,不断地问这个要不要这么做,那个会不会太含蓄了?

突然整个人就「奔放」起来了……

甚至后面我是拉着他的姿态。

告诉他你这个有点过分了,这个太夸张了,容易穿帮啊之类。

前任有新欢,如果我去挽回,不就成了第三者吗?

值得思考的地方在于,这事属不属于,我把一个正人君子教「坏」了?

他又为何那么容易被教坏?

我认为,我并不应该背这个锅。

因为他们前面的纠结,压根不是因为对于某些事物的介意,或者困惑。

而是?

属于遇到了问题,找一些可以说的通的东西来补窟窿。

我试着来说说,大致的一个心态。

1、伪。

伪装。

伪正派、伪清高、伪君子……

这是一种做事的行为风格。

当自己处于某个困境之中,遇到一些问题,首先不是思考如何选择,如何面对,如何处理。

而是在躺着就能够触及的地方,看看有没有趁手的,合适的,花里胡哨的可以用来当被子盖一下的东西,好让自己显得高大上一点。

别人不挽回,叫懦弱。

自己不挽回,叫原则,叫善良,叫爱。

别人去挽回,叫舔狗,叫死皮赖脸。

自己去挽回,叫勇气,叫付出,叫爱得深沉不顾一切。

这种行为风格,是会上瘾的,因为非常简单,但却非常能够解释问题。

2、伟。

伟大。

遭遇挫折不可怕,可怕的是遭遇挫折,自己还很渺小。

人都是需要伟大的,尤其是遭遇挫折的人。

谈恋爱被甩了,是一种挫折,会觉得自己很渺小。

想挽回,没办法,没勇气,会觉得自己很懦弱。

咋办呢?

想办法,使其显得伟大。

但这种伟大,并不是说就真伟大了,而是他觉得自己伟大,并希望别人也能够沿着这个思路去理解。

狗剩失恋了,他跟欧阳长治表达他的长情,每天郁郁寡欢,自嘲自己是卢瑟,但是反复强调,不会去破坏翠花的幸福。

考验欧阳长治的时候就到了。

狗剩是想让欧阳长治读到自己是卢瑟的信息吗?

并不是。

欧阳长治但凡有点脑子得回:其实你都挺伟大的,唉!

这是狗剩想听到的。

如果欧阳长治情商太低,真以为狗剩是在说自己悲惨,狗剩是卢瑟?

转过头还跟铁柱他们去说:哎,你知道么,狗剩被甩了,是个卢瑟,他自己都承认!

狗剩一定喷死他。

因为这并不是他希望别人理解到的思维路径。

3、萎。

额…

就是无能。

体现在竞争层面上。

在情感世界中,甚至可以就说在生活中,竞争无处不在。

比如一个班里50人,25个男的,25个女的。

大家觉得,是不是刚好一人一个,童叟无欺?

事实上,可能班里25个女的,抢一个男的。甚至这男的还是其他班的。

这是常态。

但偏偏有些人,竞争无能,就想摘现成的。

他们不会说自己害怕竞争,他们会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问题在于?

他们不是真的境界那么高,真的没有争的欲望,而是不敢于去竞争。

基于这个前提,所以他们会找一些理由跟说法,反复去说,遮盖住自己的无能。

她有很多追求的人,我还去,太功利了,那不是爱情。

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我还去,就是小三了,不道德。

她刚跟男朋友分手,我还去,就是趁人之危,不君子。

她又交了男朋友了,我还去,就有点破坏她的幸福了……

这个现象背后,其实也是对自己情况的知根知底。

知道自己无能。

就算去做些什么,也只是一种「损失」,不会有收获。

而且没有收获也不是最惧怕的,最怕是别人看到自己的失败。

只是他们不知道。

越是害怕失败,越是欺骗自己不是无能?

才是更可怕的事情!

——————————

大家好,我是欧阳长治。

情感微观点这个栏目,收录了一些我在平常在工作时,突然「想说的话」。篇幅一般不会太长,控制在千字范围内这样。

如果喜欢记得点赞,我们会收集比较受关注的话题,找时间让导师写成长文,方便大家更好理解和应用。

如果你有什么情感话题,想要听我说一说,可以在WeGo公众号的对话框中,输入:@微观点 加上 你想听的话题

Author欧阳长治

80后、男、已婚已育。情感界相声表演艺术家、绿茶品鉴师、渣男产品售后客服、爱情豆腐渣工程质检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