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实比看起来优秀重要太多了

后台有个问题。大意是跟男友拍拖三年了,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因为自己从小就不太喜欢小孩,前面想着太早一直没谈过这个问题,终于下定决心跟男友表明了态度,结果遭到了拒绝,原话是“对不起,我想要小孩,如果你不愿意改变主意,那我们只能分手了”。 女生的提问是“怎么办”,意思很明白,她不想分手,却又希望男友改变主意,答应自己。同时她不能理解,为什么三年感情说放就放,在原则面前,对她的爱就一文不值吗?所以她是带

怎么调整情绪,更好地表达?

因为太作而分手后又想挽回的女生,方式通常是主动示弱求复合,而效果会随着分手次数的增加变得越来越差。最后真的彻底分手了,不像过去每次分手后都能轻松挽回。 以前那些分手能挽回,是有理由的。能忍受你作的人,往往特别爱你,所以在你道歉,或只出现一点示弱后,都会倾向于原谅。 没办法,谁让他喜欢你呢。 可轻松的挽回,却给了你错误的信号——原来挽回那么容易,原来他根本放不下我。 此后,你很可能在作的路上越走越远

男友不愿意沟通是为什么?

感情中出现问题,女方千方百计地想好好沟通解决,男方沉默不语拒绝交流,最后分手收场。 事后双方朋友问起原因,女方指责男友不愿意沟通。男方埋怨女友喋喋不休把问题扩大。谁都认为自己占理对方有错。 谁错了? 情侣相处可能会出现千百种矛盾,意见不合的时候,沟通当然比冷战好。可是,当“该不该沟通”“要不要现在就沟通”都成为问题时,情况就变得复杂起来了。 这里出现了男女思维最大的不同。 一般情况下,男性遇到问题

聊天他总是不找话题?

我接的案子,小年轻是比较少的。昨天难得接了一个小姑娘,20岁。 姑娘啥情况? 还没分手,闹矛盾了,要维系感情。 那咱得了解啥事? 多数小年轻的爱情困扰,让咱这些老油条来看,会有点“忍俊不禁”,显得很青涩。 会感慨“年轻真好”…… 小姑娘说:他聊天不怎么找话题,冷冰冰的。 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 气呼呼的。 大家好,我是Huang,喂狗(WeGo)恋爱援救联盟成员之一。 小姑娘

有的人不值得

晚上接到多年没见的老同学电话,噼里啪啦吐了很久的苦水,说自己的委屈。 全程半小时说完后,其实内容就一句话。 “我要怎样才能挽回他?” 我在电话这头,一半好笑,一半无奈。 好笑的是她付出那么多,不见一点成果。 无奈的是她吐槽那么多,终究还是放不下。 她的问题是“怎样挽回”。 可是仔细想想,我认为从最基本的前提开始好像就错了。至少从听到的整个过程看来,也许她早就该止损了。 怎样的感情,最好及时止损不挽

感情问题最忌一个“拖”

Huang导师曾更新过一篇文章《对于结婚,他总说缓一缓……》,其中结尾处有劝导那位读者缓一缓,不必急着处理,给彼此一个心灵的闲置期。 这里其实我有不同看法,忍不住说几句。 首先我认同思考是重要的,冲动时不要做任何决定,所以给彼此一个心灵的闲置期,这个没问题。 但闲置多久是个问题。 读者30岁,作为女性,并且有结婚的想法,从时间上来说已经不允许拖太久了,这也是她之所以急迫地想结婚的原因。而反观男方那

得知前任有新欢,你是何种感受?

分手后在努力挽回中的人,得知前任有新欢的消息,会作何感受?通常表现为两种情绪,不服气,不甘心。 不服气的是,新欢看起来哪哪都不如自己,看不出来怎么就开始了,自己像个失败者。 不甘心的是,虽然Ta开始了新感情,内心仍期盼着对比后发现自己的好,早日分手和自己复合。 只要是想挽回的,逃不过多少会有这两种想法。即使心里默默告诉自己又多了个放手的理由,难免还是会觉得接受不了现实。 但是,心情固然可以理解,实

​如何消除对男友的强烈的控制欲和病态依赖?

如何消除对男友的强烈的控制欲和病态依赖? 这个问题是助理回答的,考虑到个人隐私及个体情况不同,只摘取共性部分描述加以修改整理。 控制欲与病态依赖表现为: 1.要求随时随地拍照片报备个人行踪。 2.阻拦伴侣前往某些活动场所,如酒吧。 3.生活全程围绕对方,每天除了联系,就是在等待下一次的联系。 4.两个人都很累。知道问题在自己身上,希望改变。 回复原文,直接粘贴如下: 典型的焦虑型依恋表现。 焦虑型

提分手没被挽留,是不是该分手了?

「提出分手后没有被挽留,这样的感情还有继续的意义吗?是不是该分手了?」这个问题的逻辑在于,把对方爱不爱,作为是否分手的标准。 要是他爱我一定会挽留我;不挽留就是不爱的证明。既然他不爱,我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这里有三个问题。 1.要是只是尊重你决定呢? 2.要是抱持与你同样想法呢? 3.爱与不爱,真的是界限清晰、非此即彼吗? 第一种,未必不爱,也许只是尊重你的决定。 只要你不是突然提出的分手,他

分手原因vs复合理由?

挽回要针对分手原因解决问题吗? 当然要,如果旧有矛盾不解决,那你们很难复合。 不过啊,有些问题不是永远存在的,毕竟每个人都在前行、成长,对方现在看重的,以后未必在意。 还有的问题,如果你实在没法解决。那思路不妨转变下,从“解决问题”变为“消灭问题”或许更简单些。 举个例子。如果轮子刚发明出来的时候是方形的,当你纠结在“如何让方形的轮子顺利转起来”的时候,就会遇到很多不必要的问题。 实际上现在我们都